网站首页 |情感话题 | 两性情感故事 | 婆媳关系 | 婚姻背后 | 性生活 | 隐私吧 | 爱情与婚姻 | 感情故事 | 情感故事 | 隐私 |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感情故事 >

继母临终时父亲讲了个故事让我大哭

2018-01-07 11:44   来源:
文章导读

去年腊月23,是北方人眼中的小年儿,忙完了一天的工作,我给远在老家的父亲打了个电话,没想到接电话的人,却是继母。我一听到是她的声音,冷冷的问,“我爸哪?”继母说,“他在院子里祭天,今天灶神爷上天言好话儿 ...

  去年腊月23,是北方人眼中的小年儿,忙完了一天的工作,我给远在老家的父亲打了个电话,没想到接电话的人,却是继母。我一听到是她的声音,冷冷的问,“我爸哪?”继母说,“他在院子里祭天,今天灶神爷上天言好话儿,得儿用灶糖黏住他的嘴。”我说,“哦,先挂了啊,待会儿我再打!”    等到晚上10点的时候,还没等我给父亲打,他打了过来,语气焦灼,“妞儿,你手里的钱宽绰吗?” 我说,“爸,咋了?”父亲说,“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……我等着急用钱。”我一听,也不敢再问什么了。我是最了解父亲的那个人,我从大学毕业到结婚、有了孩子,如今已经35岁,父亲都快70岁的人,她从未开口向我要过钱,有时我给他还不要,他说自己有退休工资够花,这一次,主动开口,肯定是有什么事儿。    我当晚给父亲汇了五万,父亲第二天早上给我打来电话,“妞儿,你妈不在了。”我一愣,“我妈不在了?”父亲说,“都到这个时候,你还不肯喊她一声妈吗?”我拿着,迟迟不肯开口。大概三秒钟,仅是呼吸的瞬间,父亲挂了电话,再打过去,却再也打不通了。    给公司请了假回家奔丧。其实,我很不想回去,关于继母,我恨她,恨死了,要不是她当年抢走了父亲,我妈怎么会死,都是她,这个害人精不要脸。到家时,父亲安静的坐在门外,门里面很多人都在处理继母的后事,是继母收养的两个儿子,他们看到我,喊了一声”姐“。我说,”我可不是你们的姐,别喊!我回来只是看望()我爸的。“    话音刚落,左脸就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,是父亲红了的眼,他像一头暴怒的狮子,这样的他,我七岁时看到过。那一年,我在继母的饭里面下了老鼠药,我要药死这个坏女人。后来父亲把我抽起来打,我哭着说出了我下药的事实,好在继母及时被送往乡镇医院洗胃,治疗,命才得以保住。她病好后,竟然没有说我一句,甚至连责备都没,她加倍对我好,可我总会怀疑她会居心叵测,她给我炖的鸡腿送到学校,我连饭盒摔在甬道上,谁知道她下药了没?想打击报复我,没门儿。    我哭着说,”爸,你忘了嘛?当年你要不是喜欢她,我妈至于死吗?“    父亲咆哮着跳了起来,“我说了很多遍了,你妈死与她无关,是你妈自己想不开,我和她是在你妈死后才一起的。”    我不再说话,掂起包就想往外冲,我要回去,从今天开始我没有家了。到了马路边,父亲把我拦下,摸着我的脸,老泪纵横,“闺女,疼吗?你知道吗?你继母是一个很好的人,你母亲当年自己酗酒,酒精中毒抢救晚了才走了,我很愧疚。我承认,我喜欢你继母,但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背叛你妈的事情,我快70岁了,如果我说谎,让我不得好死。后来,你继母看我一个人带你很不容易,在村里人的撺掇下,我俩结了婚。婚后,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,你继母害死了你妈,导致你恨了她这么多年。”    我说,“不用别人说,我自己知道的。”    父亲说,“你继母流了三次产,我和你继母也有过自己的小孩,可都因为你,都不要了。你小升初时,你继母刚怀孕两个月,你一包老鼠药,没有毒死她,她的孩子却掉了……在你初二时,她又怀孕了,这一次,我很,可是这一年冬天,你脸上长了冻疮,你继母为了给你送药,回家的途中,出了一次小车祸,被一个三轮车给刮伤了,虽说直接原因不是因为你,可因你而起,为此她抱住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;从这以后,我俩就决定,肯定是老天爷不让我们有小孩了,可直到你高三这一年,你继母47岁的高龄又有了,老来得子我有多兴奋,你知道吗?可你每周回一次家,又吵又闹,还说要放弃高考外出打工。你继母说,这个时候不能生,要缓一缓……等你读了大学,怕影响你高考。她理解你的青春叛逆,你想过她没?在她的执意下,去流了产,这一次,小医院出了点医疗事故,你继母却从此以后再也不能怀上了……”    我淡淡的听着,我是个女人,我突然理解了失去了三个未出世孩子母亲的那种悲伤和绝望。父亲拉过我的手,“小年二十三那天,我让你寄钱,就是想带她去市医院,我知道已经晚了,可我不想放弃。你继母听说这钱是你的,死活都不愿意花,说她的病她懂,花再多都是无力回天,要给你留着,你急需用钱,结果硬撑着,半夜突然晕倒,还未走出村口没多远,她就走了……”    我说,“她为什么这么傻?”    父亲说,“你继母不是傻,你生孩子时,你继母和我去看你,在医院里,她很多次想进去,可听到你跟你老公说,‘我继母很不是东西’这句话时,哭着走开了,我想教训你,你继母拦着不让。这个世界上,不是所有的继母,都很坏,我理解你的,但是你继母对你没有一点错的地方,我都看着呢。你小时发烧,是谁驮着你去输液,你长水痘,是谁连续一周给你擦药……女儿啊,做人不能没有良心。回去吧,给你继母磕个头,该去哪儿去哪儿。“    我站着不动,父亲已经转身离开。我突然追了过去,重新回到这个小院,继母的照片已经成了遗像,是她年轻时候照的,那时的她真美,长辫子,深酒窝,笑得时候各种风情万种,关键是女红特别好,我小时的书包上面的芍药花都是她缝制的,还有我的连衣裙,牛仔裤上的并蒂莲……想着,想着,我忍不住眼泪,顿时嚎啕大哭。    我想,我是真的错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