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|情感话题 | 两性情感故事 | 婆媳关系 | 婚姻背后 | 性生活 | 隐私吧 | 爱情与婚姻 | 感情故事 | 情感故事 | 隐私 |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隐私 >

我是贴心小棉袄 (原创) 十八子

2018-01-07 12:00   来源:
文章导读

电话中多次听妈妈念叨:她的金耳环断了一块,自己不懂金器,又不敢去修,怕被人骗了。我安慰她:别着急,等我回去帮你处理。为了我的这句话,她就一直等着。这次回家,因为事情太多,只抽出三天时间看望妈妈,更多的 ...

  电话中多次听妈妈念叨:她的金耳环断了一块,自己不懂金器,又不敢去修,怕被人骗了。我安慰她:别着急,等我回去帮你处理。    为了我的这句话,她就一直等着。    这次回家,因为事情太多,只抽出三天时间看望妈妈,更多的是想实现我的承诺----帮她修好那个断了的耳环。原本可以帮她买对新的,或者流行的宝石之类,但她只想修好那对金的,买的再贵,都不如随她的愿。    我要带她去金店的时候,她说:你回来就这么两天,匆匆忙忙的,哪有时间?算了,下次吧!    我说:有时间,我回来就是给你修耳环的。    她摘下了那副耳环,虽然断了一小块,她还将就着戴在耳朵上,随后她又拿出了一个金戒指,说:这个戒指带着磨手,我也想给换了。    我问她:老妈,你还想换什么,全部拿出来,我一次帮你处理完!    我多想让她心满意足,这样就少一分挂念,但即使我帮她做了一切,挂念仍不会减少,只会增多。    她说:没有了,就这两样。    妈妈说这两样,肯定就是这两样。她直率、爽朗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有时候还喜欢和别人拌嘴,即使好朋友也不例外。但两分钟之后就把一切都忘的一干二净了,仍旧嘻嘻哈哈,说说笑笑。    就像我每次给她打电话,就算我醒的早,她也是下午的时间了,她会说: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?我正在洗澡。    我只好放下电话,第二天选择她的三、四点钟的时间,她又说: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?我正在做饭。    我再把时间推迟,等到她的七、八点钟,她同样是那句话:怎么现在打电话给我?我正在看连续剧。    看完连续剧就该入睡了,更不该打扰。    我含着眼泪把电话放下,告诉自己:能听到她的声音,知道她很好,也就满足了,并不需要说什么。我本身就和她有时差,除了自己的事还有工作之外,我也是在想方设法的找合适的时间。    妈妈以前不这样,以前每当她听到我的电话都欢天喜地地叫着我的名字,东拉西扯,不管忙什么都会放下手中的事和我聊上一阵子。现在,妈妈真的老了,老的已经不想听电话里的嗡嗡声,无论电话那端是谁,老的已经来不及体会女儿的感受。    我和妈妈的性格刚好相反,半点都没有她的遗传。我喜欢静静的注视和聆听,观察着身边人的言谈举止,所有人的行为都会被我扑捉到,即使是别人的思想,我都会揣测的八九不离十,但我不会说。我会让自己的心像大海一样去容纳世间的百态:美、丑、酸、甜、苦、辣、咸。不同的是我不会像大海一样咆哮。    老公曾经嘲讽我:你懂巫术呀?    我不懂,但我坚信:人的脑细胞有限,当你说的多的时候,思考就少,而思考多了,语言就少。语言少并不等于枯燥、乏味,我的语言是用来俏皮和幽默的,我愿意每一句话都是金子。    何况,不动声色更胜过千言万语。    对妈妈也是如此,我愿意听她的唠叨,而我做一个听客,耐心的听客。    确定只是两样金首饰要处理之后,我帮她找衣服,把我给她新买的衣服拿出来,让她穿上。因为她身上穿的是一件很久很久以前我帮她买的、棉质的、红白条纹的上衣,已经很旧了,可能是她经常穿在身上,红色已经褪的变白。    她说:不换了,我就喜欢穿这件衣服,贴身、舒适,所以一直穿着。    最终她也没有把衣服换下来。    我说:你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,只要自己感觉舒服就好,所以,由着她没有换下来。    我在想:妈妈哪里是在觉得衣服贴身、舒适?她是在穿着那份记忆和思念,也不愿脱下那份牵挂。    为了掩饰那份心酸,我去帮她找件毛衣套上,又把厚厚的大衣披在她身上,我问:你知道金店在哪儿吗?    她说:知道,我领你去!    由于自小在外,我真的对故乡一无所知。    我挽着她的胳膊,陪她慢慢地前行。    金店不远,很快就到了。进到里面很暖和,店里的中间和三边都是玻璃展示柜,里面摆放着各式的金首饰,但除了客服,只有妈妈和我两个顾客,还有一个七十岁左右的男士站在中间展示柜的边上,不像是保安,因为没有穿制服,何况在我的概念中保安都是二、三十岁的小伙子;也不是顾客,因为没见他浏览;或许是老板?也不像,老板也不会那么随便更不会站在大堂中。谁知道呢?脑袋上没有贴标签,也没有必要知道他是谁,跟我们买首饰没有关系。    我领着妈妈径直走到耳环和戒指的展示柜前,让她先挑选着喜欢的样式,我和客服说明了我们的意愿。妈妈耳朵有些背,听不清楚,我附在她耳边解释着一切,并扶她坐下。客服说:要么你挑选个项链?我问妈妈:你喜欢项链吗?要不要挑选个项链?    妈妈摇头:我有项链。    我对妈妈说:那你就挑选你喜欢的耳环和戒指,别着急,慢慢看,慢慢挑,挑你喜欢的。    她挑了一对耳环,我帮她戴上。    她又挑戒指,说要开口的,光面的,客服帮她拿了一个,我帮她戴上,她说:有点紧。    我和客服说:谢谢你的耐心,我只想让老妈高兴,让她选一个心满意足的。    客服的态度很好,笑笑说:没关系。    我又帮老妈挑一个大些的、开口的、光面的,帮她戴上,并问:这个满意吗?    她露出了笑容,并点点头,那笑容已经回答了一切。    在我结账的时候,那个七十岁左右的男士大声感慨:这个老太太真有福气,怎样修来的福啊,有你这么个贴心小棉袄!    原来他一直在注视着我们。    老妈问我:他在说什么?    我说:他羡慕你有一个贴心的小棉袄!    妈妈地笑着,脸上喜气洋洋,也藏不住那种自豪和得意。    我忽然希望自己像妈妈一样,也有值得炫耀的小棉袄,因为儿子为我戴耳环的镜头一直在我眼前浮现,但愿我老的时候,也为有一个轻轻的、暖暖的羽绒服而骄傲,比小棉袄还贴心,还别致。